足球鞋 – 《公牛王朝》21:复仇失败反增动力冲纪录 禅师警觉及时减压

2021年2月9日

1995年夏天,足球鞋 菲尔·杰克逊很担心芝加哥公牛队在接下来的赛季到底会有怎样的表现。足球鞋

当时他们还没有得到丹尼斯·罗德曼,而且,迈克尔·乔丹,整个夏天都呆在洛杉矶拍摄《空中大灌篮》。杰克逊承认,“尽管很多人都向我强调,迈克尔在拍摄电影期间也是将篮球放在第一位的,但我仍然很担心”。在他看来,乔丹应该利用这个夏天好好恢复身体。

在外界的预测中,公牛会因为乔丹的复出在常规赛多赢十场球,《纽约时报》确定了这个说法,“57胜,这很可能是芝加哥公牛队的极限”。

公牛在10月初得到罗德曼后,人们对他们的评价有了偏差,乐观者认为他们有可能获得60胜乃至更多,悲观者则认为罗德曼很可能会搅乱公牛更衣室内的气氛,“他们或许只能拿到50场常规赛胜利”。

公牛的球员却有不同的想法,尤其是乔丹与斯蒂夫·科尔互殴又和好以及罗德曼加盟之后,他们感觉一切都变了。“我们彼此看着对方,心里都有一个念头,‘这将会是很有趣的一个赛季’,我们只是不知道到底会多有趣,”替补中锋比尔·温宁顿说,“但显而易见,你能感觉一切都与之前完全不同了。”

不过,公牛的开局,看起来并没有与之前完全不同。

1995-96赛季,公牛在大部分时间内摆出中锋卢克·朗利、大前锋丹尼斯·罗德曼、小前锋斯科蒂·皮蓬、得分后卫迈克尔·乔丹与组织后卫罗恩·哈珀的首发阵容,只有朗利受伤,温宁顿才会顶上首发中锋的位置。前五场比赛,公牛5胜0负,乔丹看起来已经完全找回状态,首战打夏洛特黄蜂,他轰下42分;第三场击败多伦多猛龙,他又得到39分;11月11日,公牛在新赛季的第五场球,险胜昔日总决赛对手波特兰开拓者队——已经失去“滑翔机”克莱德·德雷克斯勒,沦为鱼腩——乔丹拿到36分。

5连胜没有让公牛队忘乎所以,杰克逊私下与《芝加哥论坛报》记者萨姆·史密斯聊天时表达了自己的担忧,“我们击败的都是弱队”。

11月14日,公牛迎来第六场比赛的对手,奥兰多魔术队。

这是一场完全不需要动员的比赛,科尔形容乔丹“眼睛里冒着火花”,他们都不会忘记上个赛季东部半决赛被对方淘汰的屈辱,尤其是乔丹。

从阵容来看,公牛稍占便宜,尽管罗德曼因为腿伤缺席,但魔术队的超级中锋沙克·奥尼尔同样也因为伤病不能上场。外界预测这场比赛是乔丹的复仇之战,《芝加哥论坛报》更是在前瞻比赛时直接点出“迈克尔·乔丹要给魔术队上一课”。

乔丹赛前非常罕见地与记者打招呼,开着玩笑,竖起大拇指,“嘿,拇指!”

他这是嘲讽奥尼尔,因为拇指伤势,奥尼尔预计要到1月份才能回到球场。也许乔丹都没有想到,他内心深处对奥尼尔还是有一丝忌惮,现在,只有“便士”哈达威的魔术,他无所畏惧,认为赢球没有任何问题。

比赛的结果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客场作战的公牛居然88比94不敌魔术。

哈达威在这场比赛拿到全场最高的36分,并在最后时刻投中三分锁定胜局。乔丹,20投8中,只拿到23分。温宁顿后来透露,“更衣室中就像殡仪馆般毫无声息,迈克尔脸色铁青,所有人都不敢说话”。

令人担心的是,公牛王朝真的已经过时了吗?

这支球队中,轮换阵容中最年轻的是库科奇、朗利与雅德·布奇勒,都是27岁,而乔丹与哈珀32岁,皮蓬30岁,罗德曼已经34岁了,但魔术队的哈达威只有24岁,奥尼尔23岁,首发中年龄最大的球员是霍勒斯·格兰特,30岁。

这很容易让人想到昔日公牛与底特律活塞的对比,但现在翻了个儿,占据年龄优势的不是公牛,而是魔术。皮蓬,赛后很有些羡慕地说:“他们(魔术队)已经有了冠军潜质,而且他们一直在成长。”

但乔丹拒绝承认失败,他说:“我没找到自己的节奏,我们没有打出自己真正的水准。”

没有人知道,这场失利,居然成了公牛在整个赛季的转折点。

“我记得就是输给魔术之后,接下来我们连着赢了很多比赛,”科尔说,“迈克尔就好像突然找回了感觉,我当然不是说他之前表现得不好,但那场比赛之后,他打得更好了。”

公牛先又来了一拨5连客,在连续客场中输给西雅图超音速(后更名为俄克拉荷马雷霆),然后,又在圣诞大战之前,打出一波13连胜——其中的两场胜利尤为关键,让公牛队彻底走向了另一个方向。“我们完全被改变了,”库科奇说。

11月30日,公牛客场挑战温哥华灰熊(后更名为孟菲斯灰熊),当时灰熊是一支超级烂队,与公牛碰面之前只拿到2场胜利,但在那个晚上,灰熊打得非常出色,带着2分的领先进入第四节,直到最后时刻,他们仍然有赢球的希望。

公牛并不介意输掉这场球,这是他们七连客的第六场球,包括乔丹在内的球员已经非常疲惫。就在此时,灰熊队替补后卫达里克·马丁,不知道那根神经搭错了线,在一次防守中紧紧盯着乔丹,路过公牛替补席前,他突然冲着乔丹大喊,“迈克尔,我们要击败你们了!”

然后就是公牛球迷喜闻乐见的结局——乔丹不断突破、得分,让马丁看起来就像一个傻子。最后6分钟,乔丹轰下了他全场29分中的19分,他把这场胜利“送给”马丁,比赛结束时,他走到马丁面前,死死地盯着他,说:“告诉你,别再和我说垃圾话了,小家伙。”

乔丹,在这场比赛重新找回了自己,“我的能量又回来了”。

12月13日,公牛又与魔术碰面了。

这一战前,公牛16胜2负,已经摆脱输给魔术的阴影,媒体、球迷,甚至包括公牛与魔术的球员、教练,都认为他们的较量不会局限于常规赛,而是演变成两支夺冠球队的对决。“现在说这个还有点早,但我肯定我们这两支球队某一天会碰面的,”魔术队主教练布莱恩·希尔说,“这或许是NBA最艰难的对决,但我很期待。”

“便士”哈达威,仍然憧憬着再赢一次公牛,“我是认真的,在芝加哥击败公牛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但这一次,乔丹决定复仇。

“与上一次相比,这场比赛更有趣一点,”乔丹说归说,脸上可没有露出一点笑容,“我们真的很期待看看这次能否与他们一争长短。通过与他们的对决,我们能够测量出自己的真实水准。”

接下来,他放了一句狠话:“就我个人而言,我希望能打得更好一点。”

乔丹30投15中,轰下36分,而在他的限制下,哈达威不复上一次交锋时的神奇,18投7中只得到26分。但这还不是比赛的胜负手,罗德曼归来,给公牛提供了足够多的篮板球,全场比赛,公牛枪下49个篮板球,比魔术多了14个,而罗德曼抢到了全场最高的19个篮板球。

120比103,公牛主场击败魔术,从比赛一开始就控制场面,完美复仇。

魔术前锋丹尼斯·斯科特有些沮丧地说:“他们有了罗德曼,已经补上了最后一块短板,这是他们之前不曾有过的武器。”

与击败灰熊的感觉有些不同,击败魔术,完全是公牛整体的力量,除了乔丹的得分,罗德曼的篮板球,以及皮蓬的组织——他得到26分、8个篮板与6次助攻,第六人库科奇轰下21分。从内到外,从首发到替补,公牛趋向完美,无可挑剔。

“从那时候开始,我们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出色了,”科尔说,“对我们来说,输球变成一种冲击,而且我们会自动反击,下一场比赛,我们会带着更多能量打球。”

乔丹,就是他们的能量来源。

科尔说:“一切都取决于迈克尔,他甚至连一场比赛都不想输。”

芝加哥人完全没有想到他们到底有多出色。12月30日,公牛主场95比93击败老鹰,前28场球赢了25场,但比赛的过场极其难看,让乔丹有些担忧。“有时候你会赢得很漂亮,有时候你会赢得很丑陋,这场比赛是一个灾难,我们打得非常丑陋,”乔丹说,“当然,赢球就是赢球,但我们并没有打出自己最好的比赛,我们必须朝着既定的方向继续前行。”

没有人想到,稳居常规赛榜首的公牛队,居然会不满意自己的表现。

乔丹向他的队友提出一个要求:“我们能不能一个月都不输球呢?”

库科奇谈到球队的气氛,不自觉地露出微笑,他说:“我们没有浮躁,每场比赛结束之后都会在更衣室中总结,谈我们的表现,接下来总会给自己提出一些新的要求,‘让我们再连续赢8场、10场或者更多’,又或者,‘下个月我们一场也不能输’,每个人都是如此。我们并不关注对手是谁,我们只将注意力集中到比赛中,只关心自己打球的方式,哪些要保持,哪些又要改进。”

1996年1月,从3日主场打休斯敦火箭,到30日客场再打火箭,公牛在整个1月,14场比赛,全胜,战绩也变成39胜3负。

突然之间,人们开始讨论一个话题,“公牛能拿到70胜吗?”

在这之前,NBA历史上从未有一支球队拿到70胜,1971-72赛季,洛杉矶湖人取得一波惊世骇俗的33连胜,但最终仍然离70胜大关一步之遥,69胜13负。漫长的历史甚至让球员、教练形成心理惯性,他们相信没有任何一支球队可以在单赛季拿到70胜。

现在,他们希望公牛能创造一点奇迹。

“人们开始讨论70胜的话题了,”替补中锋比尔·温宁顿说,“有一次我和一个哥们儿聊天,他认为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但对我们而言,这也太早了点,所以我只能说,‘让我们看看未来还会发生什么’。这甚至引起我们的警觉,是不是太高调了?”

菲尔·杰克逊尽量给他的球员泼冷水,他在训练中不断地给他的球员灌输一个理念,“我们的目标是进入季后赛并且拿到总冠军,不必要去盯着赢球的场次,这只关系到我们能否在季后赛拥有主场优势”。

于是人们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赢球越多,杰克逊越是忧心忡忡,一脸严肃。

但他的担心是有必要的。

杰森·卡菲,1995年在第20位被公牛选中的大前锋,身高2米06,在他的第一个赛季就不断赢球,以为NBA一切都很简单。有一次,他在更衣室外碰到温宁顿,问了一句:“我们一直是这样打球的?”

温宁顿表情严肃,盯着他,说:“杰森,你需要集中更多的注意力,因为没有任何一支球队像现在的我们。当下发生的一切都很怪异,之前从未发生过。”

他又说:“杰森,你应该听听迈克尔说了点什么。”

不管球员、教练怎么提防,冲击纪录,看起来都在困扰这支球队,当公牛遭遇整个赛季的第四场失利,他们看起来真的用力过猛了。

2月1日与2日,公牛背靠背击败萨克拉门托国王与洛杉矶湖人,随后他们飞往丹佛。2月4日,他们客场挑战丹佛掘金。上半场,公牛已然落后25分,在常规赛中,这已经是一个令人绝望的比分,但乔丹与他的队友不愿意放弃,第三节打出一波39比16,将分差缩小到了2分。

但疲惫最终拖垮公牛,最终他们99比105输给掘金,41胜4负。

杰克逊收到老板杰里·雷恩斯多夫的短信:“我希望你们不要尝试打破常规赛的赢球纪录。”

这算是给杰克逊吃了一颗定心丸,2月6日,公牛又在客场输给菲尼克斯太阳队,遭遇两连败,但杰克逊表情放松了许多,乔丹、皮蓬等球员也少了几分急躁。“我们这个赛季的开端,有点类似拿到第一个冠军后的第二年(1991-92赛季,开局37胜5负),我希望他们别想太多,而是把心思都放到球场上,”杰克逊说。

公牛放下了压力,他们又迎来了一波7连胜,然后客场不敌迈阿密热火,却又换来一波6连胜,3月7日,公牛打完前60场球,54胜6负。

(未完待续)

自动播放开关自动播放【正片】乔丹纪录片《最后之舞》第8集 乔丹重返公牛 复仇魔术重启三连冠

正在加载…

<>

    1995年夏天,菲尔·杰克逊很担心芝加哥公牛队在接下来的赛季到底会有怎样的表现。

    当时他们还没有得到丹尼斯·罗德曼,而且,迈克尔·乔丹,整个夏天都呆在洛杉矶拍摄《空中大灌篮》。杰克逊承认,“尽管很多人都向我强调,迈克尔在拍摄电影期间也是将篮球放在第一位的,但我仍然很担心”。在他看来,乔丹应该利用这个夏天好好恢复身体。

    在外界的预测中,公牛会因为乔丹的复出在常规赛多赢十场球,《纽约时报》确定了这个说法,“57胜,这很可能是芝加哥公牛队的极限”。

    公牛在10月初得到罗德曼后,人们对他们的评价有了偏差,乐观者认为他们有可能获得60胜乃至更多,悲观者则认为罗德曼很可能会搅乱公牛更衣室内的气氛,“他们或许只能拿到50场常规赛胜利”。

    公牛的球员却有不同的想法,尤其是乔丹与斯蒂夫·科尔互殴又和好以及罗德曼加盟之后,他们感觉一切都变了。“我们彼此看着对方,心里都有一个念头,‘这将会是很有趣的一个赛季’,我们只是不知道到底会多有趣,”替补中锋比尔·温宁顿说,“但显而易见,你能感觉一切都与之前完全不同了。”

    不过,公牛的开局,看起来并没有与之前完全不同。

    1995-96赛季,公牛在大部分时间内摆出中锋卢克·朗利、大前锋丹尼斯·罗德曼、小前锋斯科蒂·皮蓬、得分后卫迈克尔·乔丹与组织后卫罗恩·哈珀的首发阵容,只有朗利受伤,温宁顿才会顶上首发中锋的位置。前五场比赛,公牛5胜0负,乔丹看起来已经完全找回状态,首战打夏洛特黄蜂,他轰下42分;第三场击败多伦多猛龙,他又得到39分;11月11日,公牛在新赛季的第五场球,险胜昔日总决赛对手波特兰开拓者队——已经失去“滑翔机”克莱德·德雷克斯勒,沦为鱼腩——乔丹拿到36分。

    5连胜没有让公牛队忘乎所以,杰克逊私下与《芝加哥论坛报》记者萨姆·史密斯聊天时表达了自己的担忧,“我们击败的都是弱队”。

    11月14日,公牛迎来第六场比赛的对手,奥兰多魔术队。

    这是一场完全不需要动员的比赛,科尔形容乔丹“眼睛里冒着火花”,他们都不会忘记上个赛季东部半决赛被对方淘汰的屈辱,尤其是乔丹。

    从阵容来看,公牛稍占便宜,尽管罗德曼因为腿伤缺席,但魔术队的超级中锋沙克·奥尼尔同样也因为伤病不能上场。外界预测这场比赛是乔丹的复仇之战,《芝加哥论坛报》更是在前瞻比赛时直接点出“迈克尔·乔丹要给魔术队上一课”。

    乔丹赛前非常罕见地与记者打招呼,开着玩笑,竖起大拇指,“嘿,拇指!”

    他这是嘲讽奥尼尔,因为拇指伤势,奥尼尔预计要到1月份才能回到球场。也许乔丹都没有想到,他内心深处对奥尼尔还是有一丝忌惮,现在,只有“便士”哈达威的魔术,他无所畏惧,认为赢球没有任何问题。

    比赛的结果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客场作战的公牛居然88比94不敌魔术。

    哈达威在这场比赛拿到全场最高的36分,并在最后时刻投中三分锁定胜局。乔丹,20投8中,只拿到23分。温宁顿后来透露,“更衣室中就像殡仪馆般毫无声息,迈克尔脸色铁青,所有人都不敢说话”。

    令人担心的是,公牛王朝真的已经过时了吗?

    这支球队中,轮换阵容中最年轻的是库科奇、朗利与雅德·布奇勒,都是27岁,而乔丹与哈珀32岁,皮蓬30岁,罗德曼已经34岁了,但魔术队的哈达威只有24岁,奥尼尔23岁,首发中年龄最大的球员是霍勒斯·格兰特,30岁。

    这很容易让人想到昔日公牛与底特律活塞的对比,但现在翻了个儿,占据年龄优势的不是公牛,而是魔术。皮蓬,赛后很有些羡慕地说:“他们(魔术队)已经有了冠军潜质,而且他们一直在成长。”

    但乔丹拒绝承认失败,他说:“我没找到自己的节奏,我们没有打出自己真正的水准。”

    没有人知道,这场失利,居然成了公牛在整个赛季的转折点。

    “我记得就是输给魔术之后,接下来我们连着赢了很多比赛,”科尔说,“迈克尔就好像突然找回了感觉,我当然不是说他之前表现得不好,但那场比赛之后,他打得更好了。”

    公牛先又来了一拨5连客,在连续客场中输给西雅图超音速(后更名为俄克拉荷马雷霆),然后,又在圣诞大战之前,打出一波13连胜——其中的两场胜利尤为关键,让公牛队彻底走向了另一个方向。“我们完全被改变了,”库科奇说。

    11月30日,公牛客场挑战温哥华灰熊(后更名为孟菲斯灰熊),当时灰熊是一支超级烂队,与公牛碰面之前只拿到2场胜利,但在那个晚上,灰熊打得非常出色,带着2分的领先进入第四节,直到最后时刻,他们仍然有赢球的希望。

    公牛并不介意输掉这场球,这是他们七连客的第六场球,包括乔丹在内的球员已经非常疲惫。就在此时,灰熊队替补后卫达里克·马丁,不知道那根神经搭错了线,在一次防守中紧紧盯着乔丹,路过公牛替补席前,他突然冲着乔丹大喊,“迈克尔,我们要击败你们了!”

    然后就是公牛球迷喜闻乐见的结局——乔丹不断突破、得分,让马丁看起来就像一个傻子。最后6分钟,乔丹轰下了他全场29分中的19分,他把这场胜利“送给”马丁,比赛结束时,他走到马丁面前,死死地盯着他,说:“告诉你,别再和我说垃圾话了,小家伙。”

    乔丹,在这场比赛重新找回了自己,“我的能量又回来了”。

    12月13日,公牛又与魔术碰面了。

    这一战前,公牛16胜2负,已经摆脱输给魔术的阴影,媒体、球迷,甚至包括公牛与魔术的球员、教练,都认为他们的较量不会局限于常规赛,而是演变成两支夺冠球队的对决。“现在说这个还有点早,但我肯定我们这两支球队某一天会碰面的,”魔术队主教练布莱恩·希尔说,“这或许是NBA最艰难的对决,但我很期待。”

    “便士”哈达威,仍然憧憬着再赢一次公牛,“我是认真的,在芝加哥击败公牛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但这一次,乔丹决定复仇。

    “与上一次相比,这场比赛更有趣一点,”乔丹说归说,脸上可没有露出一点笑容,“我们真的很期待看看这次能否与他们一争长短。通过与他们的对决,我们能够测量出自己的真实水准。”

    接下来,他放了一句狠话:“就我个人而言,我希望能打得更好一点。”

    乔丹30投15中,轰下36分,而在他的限制下,哈达威不复上一次交锋时的神奇,18投7中只得到26分。但这还不是比赛的胜负手,罗德曼归来,给公牛提供了足够多的篮板球,全场比赛,公牛枪下49个篮板球,比魔术多了14个,而罗德曼抢到了全场最高的19个篮板球。

    120比103,公牛主场击败魔术,从比赛一开始就控制场面,完美复仇。

    魔术前锋丹尼斯·斯科特有些沮丧地说:“他们有了罗德曼,已经补上了最后一块短板,这是他们之前不曾有过的武器。”

    与击败灰熊的感觉有些不同,击败魔术,完全是公牛整体的力量,除了乔丹的得分,罗德曼的篮板球,以及皮蓬的组织——他得到26分、8个篮板与6次助攻,第六人库科奇轰下21分。从内到外,从首发到替补,公牛趋向完美,无可挑剔。

    “从那时候开始,我们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出色了,”科尔说,“对我们来说,输球变成一种冲击,而且我们会自动反击,下一场比赛,我们会带着更多能量打球。”

    乔丹,就是他们的能量来源。

    科尔说:“一切都取决于迈克尔,他甚至连一场比赛都不想输。”

    芝加哥人完全没有想到他们到底有多出色。12月30日,公牛主场95比93击败老鹰,前28场球赢了25场,但比赛的过场极其难看,让乔丹有些担忧。“有时候你会赢得很漂亮,有时候你会赢得很丑陋,这场比赛是一个灾难,我们打得非常丑陋,”乔丹说,“当然,赢球就是赢球,但我们并没有打出自己最好的比赛,我们必须朝着既定的方向继续前行。”

    没有人想到,稳居常规赛榜首的公牛队,居然会不满意自己的表现。

    乔丹向他的队友提出一个要求:“我们能不能一个月都不输球呢?”

    库科奇谈到球队的气氛,不自觉地露出微笑,他说:“我们没有浮躁,每场比赛结束之后都会在更衣室中总结,谈我们的表现,接下来总会给自己提出一些新的要求,‘让我们再连续赢8场、10场或者更多’,又或者,‘下个月我们一场也不能输’,每个人都是如此。我们并不关注对手是谁,我们只将注意力集中到比赛中,只关心自己打球的方式,哪些要保持,哪些又要改进。”

    1996年1月,从3日主场打休斯敦火箭,到30日客场再打火箭,公牛在整个1月,14场比赛,全胜,战绩也变成39胜3负。

    突然之间,人们开始讨论一个话题,“公牛能拿到70胜吗?”

    在这之前,NBA历史上从未有一支球队拿到70胜,1971-72赛季,洛杉矶湖人取得一波惊世骇俗的33连胜,但最终仍然离70胜大关一步之遥,69胜13负。漫长的历史甚至让球员、教练形成心理惯性,他们相信没有任何一支球队可以在单赛季拿到70胜。

    现在,他们希望公牛能创造一点奇迹。

    “人们开始讨论70胜的话题了,”替补中锋比尔·温宁顿说,“有一次我和一个哥们儿聊天,他认为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但对我们而言,这也太早了点,所以我只能说,‘让我们看看未来还会发生什么’。这甚至引起我们的警觉,是不是太高调了?”

    菲尔·杰克逊尽量给他的球员泼冷水,他在训练中不断地给他的球员灌输一个理念,“我们的目标是进入季后赛并且拿到总冠军,不必要去盯着赢球的场次,这只关系到我们能否在季后赛拥有主场优势”。

    于是人们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赢球越多,杰克逊越是忧心忡忡,一脸严肃。

    但他的担心是有必要的。

    杰森·卡菲,1995年在第20位被公牛选中的大前锋,身高2米06,在他的第一个赛季就不断赢球,以为NBA一切都很简单。有一次,他在更衣室外碰到温宁顿,问了一句:“我们一直是这样打球的?”

    温宁顿表情严肃,盯着他,说:“杰森,你需要集中更多的注意力,因为没有任何一支球队像现在的我们。当下发生的一切都很怪异,之前从未发生过。”

    他又说:“杰森,你应该听听迈克尔说了点什么。”

    不管球员、教练怎么提防,冲击纪录,看起来都在困扰这支球队,当公牛遭遇整个赛季的第四场失利,他们看起来真的用力过猛了。

    2月1日与2日,公牛背靠背击败萨克拉门托国王与洛杉矶湖人,随后他们飞往丹佛。2月4日,他们客场挑战丹佛掘金。上半场,公牛已然落后25分,在常规赛中,这已经是一个令人绝望的比分,但乔丹与他的队友不愿意放弃,第三节打出一波39比16,将分差缩小到了2分。

    但疲惫最终拖垮公牛,最终他们99比105输给掘金,41胜4负。

    杰克逊收到老板杰里·雷恩斯多夫的短信:“我希望你们不要尝试打破常规赛的赢球纪录。”

    这算是给杰克逊吃了一颗定心丸,2月6日,公牛又在客场输给菲尼克斯太阳队,遭遇两连败,但杰克逊表情放松了许多,乔丹、皮蓬等球员也少了几分急躁。“我们这个赛季的开端,有点类似拿到第一个冠军后的第二年(1991-92赛季,开局37胜5负),我希望他们别想太多,而是把心思都放到球场上,”杰克逊说。

    公牛放下了压力,他们又迎来了一波7连胜,然后客场不敌迈阿密热火,却又换来一波6连胜,3月7日,公牛打完前60场球,54胜6负。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