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保险公开赛众星闪耀 唯独伍兹缺阵多利松

2021年1月25日

卫冕冠军马克-利什曼卫冕冠军马克-利什曼

  北京时间1月25日,考虑到已经有了一系列的激励措施——例如750万美元的冠军支票、可能拿到的135万美元额外加码奖金,以及南加州豪华而又不拘一格的海景——人们不会认为,那些有天赋的职业高尔夫球员们还找得到什么不参加农夫保险公开赛的理由。

  这就是即将在圣迭戈举行的一年一度盛事的情况,比赛将于1月28日至31日举行。这场美巡赛——澳大利亚的马克-利什曼将作为卫冕冠军来到这里——从来都很吸引明星球员,但今年的明星实力更加过人,其中赛事举办地:多利松南场,是一个重要原因。

  这座高居于雄伟悬崖之上、俯瞰太平洋、全长7765码的高尔夫球场,一直如此吸引人,以至在2021年它将举办两场顶级赛事。首先是连续第54年作为农夫保险公开赛的举办地,然后,在今年夏天晚些时候,它将成为美国公开赛的举办地。

  ”它是我在美巡赛上最喜欢、也是我在全世界最喜欢的高尔夫球场之一。”2019年农夫保险公开赛的冠军、英国人贾斯汀-罗斯说。

  虽然他并没有代表任何人发言,但很可能英雄所见略同。多利松南场在高尔夫世界的各个角落中——球员、球迷和管理者——都有极大的威望,比如美国高尔夫协会,这是他们14年来第二次选择多利松举办其旗舰赛事。

  亚当-斯科特(Adam Scott)在最新的官方世界高尔夫排名中排名第21位,他强调说,建立赛季初的状态,是他职业生涯中第二次参加农夫保险公开赛的主要原因。他也承认,这有助于帮助他对即将到来的美国公开赛有所了解。

  可以肯定的是,其他名将也有同样的想法,因为2017年冠军、世界排名第二的2号琼-拉姆(Jon Rahm)、排名第5的赞德-谢奥菲勒(Xander Schauffele)、第6的罗里-麦克罗伊(Rory McIlroy)和第12的布鲁克斯-科普卡(Brooks Koepka)都早早就承诺参加农夫保险公开赛。

张新军张新军

  至于中国球员,所有的目光都将集中在张新军身上,他将第三次参加农夫保险公开赛,上赛季他获得并列第55名,2018年首次参赛则未能晋级。中华台北选手潘政琮也将第四次出战多利松球场,2017的排名并列第二,将激励他在这里争取自己的第二场美巡赛胜利。

  虽然农夫保险公开赛同时使用南场和北场进行前两轮比赛,但说起多利松,人们想到的是前者,这也打开了怀旧的闸门。最直接的,是关于上一次美国公开赛到访多利松的特殊记忆——2008年,那一次的老虎-伍兹,已经被写入传奇的历史

  当年32岁的伍兹因膝部疼痛而蹒跚而行,那是他在当赛季的第六场比赛。伍兹在第72洞抓下小鸟,与洛克-梅迪亚特(Rocco Mediate)进入18洞的延长赛。第二天,伍兹又在最后一洞又打出小鸟球,以71杆的成绩逼平对手。双方进入骤死延长赛后,伍兹在Par 4的第7洞击败了梅迪亚特,赢得了自己的第三个美国公开赛冠军、第14个大满贯冠军。

伍兹将缺席伍兹将缺席

  几天后,伍兹的左膝做了手术,在当赛季余下的时间里缺席。

  一个不太引人注目的注脚是,伍兹在四个半月前还赢得了农夫保险公开赛(当时叫别克邀请赛),在同一年的多利松球场两次赢得冠军。不过伍兹以前也不是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

  最著名的是在2000年,伍兹在2月份以不可思议的表现赢下了AT&T圆石滩职业-业余配对赛。然后在6月,他在圆石滩的美国公开赛中将所有人远远抛在身后。

  我们就介绍到这里。伍兹在1月19日宣布退出农夫保险公开赛,以及即将到来的捷恩斯邀请赛。伍兹上一次参加比赛是在11月的美国大师赛,他已经拿到了今年夏天晚些时候美国公开赛的参赛资格。这并不是说,他没什么希望重现自己在2008年所做的事情——虽然他今年已经45岁,球技也会略显生疏。是的,他在多利松赢得了八次(七次农夫保险公开赛和那次美国公开赛),但是最后一次胜利是在2013年,此后的六次比赛中,他只有一次进入前十。

  然而,在麦克罗伊、拉姆、科普卡和谢奥菲勒等一众名将的簇拥下,我们值得重新回顾2008年和2000年伍兹在这里获得的胜利。伟大的球员都会不走寻常路,以杰克-尼克劳斯为例。1972年,他赢得了AT&T圆石滩职业-业余配对赛赛,然后在6月的圆石滩,他夺得了他四次美国公开赛中的第三次。

  而本-霍根在1948年的洛杉矶里维埃拉公开赛上取得了胜利,这比他在那里赢得美国公开赛的冠军还要早几个月。难怪他们称它为 “霍根的小径”。 就在那场美国公开赛的胜利之后,查尔斯・柯蒂斯在《洛杉矶时报》上写了这样一段话: “他们随时会让他成为太平洋帕利塞德的市长,并把俱乐部的钥匙交给他。”

  然而,霍根拒绝接受他在里维埃拉不可战胜的说法,即使他在1947年也曾在那里赢得洛杉矶公开赛。”我阅读果岭的能力是我在里维埃拉的最好资本,”他在1948年赢得两场胜利中的第二场之后,勉强地说道,”但是,关于高尔夫球手在任何一个特定的高尔夫球场上都能得心应手,这件事简直是无稽之谈。”

  当然,霍根自己也做了很多事情来反驳自己的逻辑,1972年(在圆石滩球场)的尼克劳斯和2000年(圆石滩球场)和2008年(多利松球场)的伍兹,都证明了他们在自己可能主宰场地,肯定都有一些主宰的力量。

  2021年,随着参赛阵容的深度增强,和这么多年轻天才的崛起,这种主人翁的感觉可能不存在了。但仍然有一个简单的原因,证明了为什么一次探路之旅是值得的。

  ”你永远不会嫌自己学到太多,”马克-欧米拉(Mark O’Meara)曾经说过,”你在一个高尔夫球场打得越多,我想肯定越好。”

  麦克罗伊可能会接受这种哲学。他将第三次来到多利松,希望他最近的成功(去年并列第三,2019年并列第五)是一个好兆头。斯科特唯一一次参加农夫保险公开赛的结果是在2019年的亚军。科普卡是两届美国公开赛冠军,在两场平淡的表现(2015年并列第41,2017年没能晋级)之后,他失去对多利松的兴趣,可是他又回来了。

  农夫保险公开赛的内容足够丰富,也足够有味道,即使与2021年美国公开赛比起来也不甘其后。但球员们又不会不知道,这趟旅行还会有多一位乘客。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